佛光山創辦人

創辦人的故事

星雲大師

中國江蘇江都人,生於1927年。幼年家貧,輟學,父母因忙於家務,隨外祖母長居多時,後盧溝橋中日戰起,父應於1938年間因 戰火罹難,與母尋父,有緣於南京棲霞山禮志開上人披剃,實際祖庭為江蘇宜興大覺寺。1947年焦山佛學院畢業,期間歷經宗下、教下、律下等叢林完整的佛門教育。之後應聘為白塔國民小學校長、《怒濤月刊》主編、南京華藏寺住持等。

大師出家八十餘年,於全球創建三百餘所寺院,如美國西來寺、澳洲南天寺、非洲南華寺、巴西如來寺等,均為當地第一大寺。此外,並創辦十六所佛教學院、二十五所美術館、圖書館、出版社、書局、五十部「雲水書坊」行動圖書館、五十餘所中華學校,暨智光商工、普門中學、均頭中小學、均一中小學和多所幼兒園等。以及先後創辦美國西來大學、台灣南華大學、佛光大學、澳洲南天大學及菲律賓光明大學等。

1970年起,相繼成立育幼院、佛光精舍、慈悲基金會,設立仁愛之家、雲水醫院、佛光診所、雲水護智車,協助高雄縣政府開辦老人公寓,並於大陸捐獻佛光中、小學和佛光醫院數十所,並於全球捐贈輪椅、組合屋,從事急難救助,育幼養老,扶弱濟貧。

大师著作

撰有《釋迦牟尼佛傳》、《佛教叢書》、《往事百語》、《佛光教科書》、《佛光祈願文》、《六祖壇經講話》、《迷悟之間》、《人間佛教系列》、《當代人心思潮》、《人間佛教論文集》、《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》、《人間佛教語錄》、《僧事百講》、《百年佛緣》、《貧僧有話要說》、《人間佛教佛陀本懷》及《星雲大師全集》繁、簡體字版等,總計三千餘萬言,並譯成英、德、法、日、韓、西、葡等二十餘種語言,流通世界各地。

全球華人最大的社團

「佛光普照三千界,法水長流五大洲」

出家之弟子

大師教化弘廣,有來自世界
各地跟隨出家之弟子二千餘人

全球信衆

全球信眾達數百萬

傳法法子

遍及大陸各省市特區以及海內
外,如韓國頂宇法師、
南京佛教協會會長隆相法師、
保定佛教協會會長真廣法師、
錦州佛教協會會長道極法師、
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道堅
法師等。

全球佛光人

1992年於美國洛杉磯正式成立
國際佛光會,被推為世界總會
總會長;
至今於五大洲一百七十餘個國
家地區成立協會。

佛光會先後在世界各大名都,如:洛杉磯、多倫多、雪梨、巴黎、香港、東京等地召開世界會員大會,與會代表五千人以上;

2003年,通過聯合國審查肯定,正式成為「聯合國非政府組織」(NGO)會員。

歷年來,大師提出 「歡喜與融和、同體與共生、尊重與包容、平等與和平、圓滿與自在、自然與生命、公是與公非、發心與發展、自覺與行佛、化世與益人、菩薩與義工、環保與心保、幸福與安樂、希望與未來、共識與開放」等主題演說,倡導「地球人」思想,成為當代人心思潮所向及普世共同追求的價值。

大師一生弘揚人間佛教,對佛教制度化、現代化、人間化、國際化的發展,可說厥功至偉!

星雲大師
馬來西亞

的因緣

約1977年 佛光山開山約十年的一個午後,我正要從東山去佛學院上課,遠遠見到寶橋那邊,有一位矮小、駝背、小腳、瞇著眼的老太太吃力地走著。我趕緊上前和她說:「歐巴桑!請到朝山會館休息,『呷』一杯茶。」她自顧自地往前走,好像沒有聽我的話,我心想:或許是自己的台灣語不標準吧!眼看她急著想從不二門前的石階下山,我只好上前和她比手劃腳地說:「歐巴桑!這邊的石階有一百多層,對您可能不太方便。那個邊上,有一條斜坡路比較好走,我帶您去,好嗎?」我帶著她走了一段路,才放心走回去。數年後(編輯按:推算應是1983年或1984年),我到馬來西亞弘法,將要離開吉隆玻的佛教大廈時,她來電邀我見面, 雖然行程匆忙,為了給人歡喜,我還是答應了。在行旅匆忙中,她一來就捧著一個牛皮紙袋,對我說:「這些給您辦教育。」匆匆道別,打開紙袋一看,竟然是八十萬元的教育基金。後來,我每回到馬來西亞弘法,她都拿出二、三百萬給我,不知捐了多少次。聽說其他佛教界人士經常向她化緣,可是她卻不肯捐出一毛錢。有人問她為什麼對我特別,她說:「那個星雲大師啊!不但熱心辦教育,而且像我這樣窮酸模樣的老人到佛光山,誰也不認識,可是他卻毫不嫌棄,是一個很有人情味的法師。因此,就是要我把一切都捐給他,我都心甘情願。」她,就是黎姑。

1977年11月30日~1977年12月14日 馬來西亞佛教青年總會主辦了一個參訪團訪問佛光山,行程全由臺灣佛光山安排,團員一共八個人,包括梁嘉棟(十多年後出家,法名惟悟法師)丶邱寶光丶梁國興丶黎順禧丶已故許來成等。訪問團在佛光山住了三個晚上,每天都有好幾次的機會與大師見面。訪問團一抵步時,大師就在朝山會館接見他們。有一個早上,大師更在大智殿與他們一起討論佛法,消除一些在修行上的疑問。當時,大師更答應協助馬佛青開辦佛教文物流通處來推動佛教的弘揚。臨行前在一項臨時安排的儀式中,訪問團一行八人更皈依星雲大師座下,成為大師最早期在馬來西亞的弟子。